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

Tuesday, October 29, 2013

Can reading make you rich?

讀書能令人發達嗎? - 周顯


讀書能令人發達嗎? 

俗語說﹕書中自有黃金屋。這句話究竟有多對?讀書真能令人發達嗎?以下是我在《我的揀股秘密》中的分析,節錄出來,以昭大眾。

3.1 學歷的重要性 

我們首先要檢視的客觀條件,就是他的學歷。一個擁有甚麼學術能力的人,才會比其他人有著更高的成功機會呢?

3.1.1 閱讀能力到中學為止 

讀書的第一步,是閱讀能力,即是識字,一般而言,小學畢業已可閱讀幾乎是所有 日常所見的文字,但要能閱讀繁複的業務報告,卻需要中學程度。我在大學時,唸的是新聞系,這是中英文成績都是極佳的同學才能考進的科目,到唸到臨近畢業 時,不少同學仍然覺得,當時的語文水平竟然比不上唸預科時,皆因預科時對語文死操爛練,但到大學時則很容易便荒廢下來。我的看法是,大學時所需唸的課文的 數量遠多於中學,這應該是對閱讀能力很有幫助的訓練,那些同學相信只是感覺自己的語文能力差了,而不是事實。
 《世說新語》有這麼的一段﹕「石勒不知書,使人讀《漢書》。聞酈食其勸立六國後,刻印將授之,大驚曰﹕「此法當失,云何得遂有天下?」至留侯諫,乃曰﹕「賴有此耳!」
(石勒是五胡亂華時代的第一號人物,我在《五胡戰史》中把他寫成氣概無敵的超級高手。這本書我寫了一半,居然有人冒名續寫下去,證明它頗受歡迎,然而僅限於內地和台灣。我打算在2010年把它改頭換面,重新出版。)
一個不識字的胡人,可以打下半壁江山,成為九五之尊。但這只是極罕有個案,實 則絕大部份馬上得天下的皇帝都是粗通文字,就算是五胡亂華的時代,能夠當上皇帝的,多半是漢化了的胡人,完全不識字如石勒者,我一時想不出有誰來。明熹宗 是皇帝當中罕有的文盲,結果便任由魏忠賢專政,令到明代政經繼續腐敗下去。我想,石勒是天才,但普通人要當皇帝,還是非得識字不可。
結論是﹕一個成功的商人應該擁有中學程度的閱讀能力,太低則會為管理添上麻煩,再高則是多餘,雖然也非壞事。記著一件事﹕老闆看的通常都是報告的撮要版,沒有人把半米厚的原始報告交給老闆細看。

3.1.2 寫作能力無關重要 

作為一個從小就大量寫作的作家,我很遺憾但老實地告訴大家,寫作能力和做生意 完全沒有關係,我也沒見過那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寫得一手好文章,噢,金庸可能是唯一的例外。閒話一句,周正毅的農凱集團的集團簡介小冊子是我見過同類型的中 文寫得最好的那一本,這位仁兄後來身陷囹圄,就這(小冊子的中文)一點,我覺得有點可惜。
企業家用不著寫好文章,但高級打工仔卻多半需要精通寫報告,因為文字是打工仔和打工仔之間的溝通工具。所以,高級打工仔還必須是優異生,才能當得好。

3.1.3 數學能力僅限於四則運算 

我的高見是,要做一個成功的生意人,四則運算是必須精通的,而更不可欠缺的是心算的能力。我認識的成功的大商家,當你同他們談生意時,他們都能馬上心算出答案,馬上能給出其心目中的價格,用不著「回公司計算一下,慢慢再回覆你」,如果他這樣回答你,那只是拒絕的婉轉說法。
四則運算是小學的數學能力,至於中學或以上學的數學,基本上對九成以上的人的生命毫無用處,也對做生意全無幫助。

3.1.4 會計知識毫無作用 

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生意成功的會計師,一個都沒有。
做生意成功需要的是直覺和衝刺,而會計師則需要保守的思維。創業就同戰爭,必須肯冒險,夠膽去輸,才能獲得大勝。會計師看的是數字,而數字則只能反映過去,但一個成功的企業家,卻必須能看出未來,領先市場一步,才是發財的不二法門。
我喜歡用「和黃」(股票編號﹕13)的兩位大班,馬世民和霍建寧來作舉例。 自不待言的,兩位大班都是第一流的人材,但馬世民是營銷出身,霍建寧則是會計 師。馬善於做生意,如全地球的電訊業務和(赫斯基)石油業務,都是他在任內買下的部門分支。可以說,和黃今天在國際間舉足輕重的戰略地位,都是他打下來的 汗馬功勞。霍則善於做交易,二千年的「賣橙」千億元世紀超鉅買賣,令和黃在當年成為了全地球最賺錢的公司,就是霍大班的傑作。
然而,一個企業的成功不能單靠一宗半宗的生意,而是需要細水長流的賺錢能力,以及更重要的,前膽未來的洞察力。一些在當時的角度看,或是從會計學的角度看明顯是愚蠢的投資,在十年後,二十年後,卻很可能為一間公司賺上決定性的利潤,這就是會計學的盲點。
用一個大家明白的例子。有一幢商業大廈,如果用會計師的角度去看,必然看它的 年租金收入,看其售價和回報是否吻合。但從企業家的角度看,則看它的未來﹕如果預期它在未來五年升值一倍,則用不著看其回報,也要把它買下。如果預期樓價 在未來五年下跌三成,則就算便宜一點,也得把它賣出。這是用不著會計學的直覺。
因此,會計師只能守成,不能創業。而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必須有著優秀的會計為他打後防,但到了最關鍵的時候,成功之道就是不聽會計師的意見,一意孤行──當然這也可能是失敗之道。但一個真正的高手應該有能力作出取捨決定。

3.1.5 學術背景與成功因素

有些人唸書的成績光蛋,辦事卻是精明幹練,有些人考試期期考第一,做事卻是一塌糊塗,令人髮指。究竟一張「沙紙」和辦事能力之間有沒有關係呢?

3.1.5.1 唸書代表了紀律 

「學科」的英文是「discipline」,這個字也含有「紀律」的意思。照我個人的詮釋﹕一個人要唸書成功,必須要有紀律。
一個唸書有成的人,首先要做到的是依時上課,準時交作業,以及乖乖的坐著記誦 一些悶到發神經的課文……以上種種,都需要有紀律的人才能做到。因此,如果一個人有著良好的成績,可以斷定他上班一定準時,也不會無厘頭地欠做工作。我問 過一些經理,都以為港大、中大、科大的畢業生的工作紀律比其他的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為佳,但話說回來,以上三間本地名牌大學的畢業生只能提供「最低質素保 證」,卻不擔保工作出色,事實上,要踫到一個辦事能力高強的員工,只能靠運氣,單看成績表是看不出來的。
 如果是白手興家的老闆,當然不用分析這一點,因為他一定是一個有紀律的人,才 能從無到有。但如果這間公司是由創辦人的第二代承繼得到的,而這名二世祖讀書不成,那就要小心了。讀書有成的人可以成功,也可以失敗,但大學畢業雖然對做 生意的幫助不大,但至少不會構成缺點,我可從沒聽過「因為他擁有學士學位,所以做生意一定失敗」這種說法。讀書不成的人可以有紀律,也可以沒紀律,而沒有 紀律的人做生意肯定失敗。在1997年,有一位超級富豪之子承繼了兩間上市公司,卻有「三點不露」的稱號,即是每天不到下午三時之後,他不會回到公司,皆 因他每晚都夜蒲晚睡。他的下場是兩間公司拱手讓人,兼且因偷盜公司錢財而坐牢,這就是沒有紀律的人做生意的其中一個最慘淡的結局。
這即是說,一個學歷不好的人會有某程度的「沒有紀律的風險」,不論我們是聘請一位這樣的員工,或是購買這樣的一位老闆的股票,都得冒上這個本來是可以避免(方法是不請該員工或不買該股票)的風險。

 3.1.5.2 學術水平的參考作用 

前文說過,一個老闆的語文只需要中學程度,而四則運算則需要小學程度,便已足 夠。但這並不代表一個中文程度不及格的,或是一個科科滿江紅的小學畢業生,便能夠上資格。他們必須有著中級以上的學術程度,才可以勝任當老闆這份「工 作」。然而,一個精通四則運算的小學生應該不大可能升不上中學,而一個語文能力良好的中學生的入大學率也不會低,從這角度看,一張「沙紙」對當老闆雖然沒 有作用,但對於作為選擇好老闆的標準,還是有著一定的代表性。
我有一個朋友「蔡先生」,精通鋤大弟和所有的賭術,功力一定在我之上。我在鋤大弟的功夫是經數年苦練和苦思得回來的,他則每賭都是一學就會,一會就精。有幾個朋友教他玩「德州撲克」,他玩了一小時後便已成為高手,常以技術(而非靠運氣拿好牌)擊倒對手。
(但香港真正的賭術第一高手應認是那位賭馬發達的「阿莊」。先不算他賭馬贏了十億元,賭百家樂賭得全地球賭場都把他列入不受歡迎人物,他玩「德州撲克」玩了三個月,便參加比賽,還進入了八強。)
蔡先生只有小五程度,年紀輕輕便出社會工作,二十歲不到已掘得了第一桶金。他的心算快如閃電,因為常常到菲律賓做生意,所以英語也講得挺流利。他的童年輟學,非因讀書不成,而是因為家庭問題,事實上,他在唸書時,年年都考三甲之內。
蔡先生的成功經驗告訴我們﹕以學術成績作為選拔人材,的確有著一定的代表性。 那些輟學出來做生意而獲得成功的人,學術成績多半不會太差。學校教的科目雖然對當老闆沒有大用,但中小學水平中上的學生,其做生意的成功率,也會較「蘿底 橙」為高。但記著,中上程度已是足夠,年年考第一者並沒有特別的優勢。

3.1.5.3 研究院學位有害於發達 

中小學的學習雖然對做生意有利,但這優勢在唸到大學畢業之後,反而日漸喪失。我可以大膽的說﹕唸到碩士或博士者,對做生意反而是障礙。
事實是﹕以成功人士的比率計算,碩士和博士的比例是不合理地少,我想出了兩個最重要的理由﹕
 1. 書蟲很多時也是「御宅族」,這種人缺失了做生意的許多其他必要的能力(這些能力在後文會列舉)。
2. 用太多的時間去唸書,便喪失了學習做生意的機會,而人生的學習時間是極有限的。這一點後文也會解釋。
對於以上,我是從觀察所得的結論,「利豐」(股票編號﹕494)的馮國經、馮國綸兄弟可能是少數的例外,而袁天凡則本質上並非生意人,他的發財之道主要是當軍師,則又另當別論。